那些好用的“低價藥”去哪兒了?
  廠家、醫院、醫生、患者都不願意用利潤低的藥品,讓低價藥回歸百姓視野,利潤或是關鍵問題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醫院可以找藥廠定點生產,代替藥劑室。這樣可以辦一個手續,減少中間環節,降低價格,老百姓受益,對好的方子延續也有益。 長春市政協委員、吉大二院院長助理 翟成
  現在國家不儲備低價又好使的藥了,完全市場化。一些大中型企業要利潤,民營企業更要利潤,低價藥進不去大醫院、只能去村屯醫院。我建議藥品生產、定價不能完全市場化。 長春市政協委員、長春市醫葯商會副會長 劉毅
  高價藥得降價,低價藥得扶持。站在政府的角度,應該放開低價藥的價格管理,讓便宜又有用的藥品重回市場,在市場自由競爭。 長春市人大代表、吉林大學工會常務副主席 陳忠仁 本版圖片 本報記者 李洪亮 攝
    “小時候,缺鈣的話去醫院打一針維生素D3就行,可現在補鈣的東西很多,但都不大管用。去醫院也根本找不到維生素D3,這些低值藥品都去哪了?”17日13時50分,在本次政協會第十五討論組,長春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李雲義的發言引起了在座委員們的熱議。
    物美價廉的藥品哪裡去了?是什麼原因讓這些低值藥在大醫院、大藥房的貨架上消失了?能否讓廉價藥重回百姓視野?昨日,本報記者與兩位政協委員和一位人大代表討論了這個話題。
  ■現場嗆嗆
  業內人士熱議
  “低價藥”消失
    李雲義發言時說:“咱們國家有些藥物已經沒有廠家生產了,能不能想辦法呼籲一下,讓國家調整政策,讓一些低值的不賺錢的藥品恢復生產,來滿足市場的需求。讓更多老百姓能夠獲得最後療效保障的,價格又非常合理的藥品。”
    小組召集人、吉大一院兒科主任宋麗君說:“現在是有這個現象,越便宜的藥越難找,特別是一些效果好價格又便宜的藥沒了。”
    吉大二院內分泌科主任劉煜表示:“拿我們科來說,現在最急缺的就是治療甲亢的藥物他巴唑,現在市面上都買不到藥,因為太便宜了。很多甲亢患者就處在沒有藥物治療的狀態。我看過一些報道,這種情況是全國性的,好像是因為原料貴,成本高。”
    吉林大學口腔醫院副院長李江說:“我弟弟在北京需要一種藥,找遍整個北京市所有藥店都買不到,網上也沒有,最後還是我讓我們醫院藥房主任通過私人關係買到了50只,很便宜每隻1塊錢。”
  ■原因分析
  廠家、醫院、醫生、患者
  都不待見“低價藥”
    這些低價又有效的基本用藥為什麼會消失?背後深層的原因是什麼?
    劉毅:原因是什麼呢?醫生開方的時候得不到錢。青黴素是一代產品,頭孢是二代產品。現在頭孢三代、頭孢四代都是升級版了。低價藥,醫院不掙錢,5毛錢的東西,賣6毛錢。醫院加不上價怎麼辦?只能進頭孢的二代、三代、四代產品,這樣醫院能加上價。過去講,打一針青黴素弔瓶,各項費用總共5塊錢,現在得50塊錢。關鍵是利潤問題。
    翟成:這涉及一系列很多問題,一方麵廠家不生產了,利潤太薄,還涉及要進醫保目錄等等,藥銷售主要兩個渠道,一個是廠家,沒利可圖就不生產了;再一個銷售臨床應用的時候沒人去開,覺得便宜。另外,從患者角度講,便宜藥信不過。所以客觀從醫院實際看,用量的確不大。
    陳忠仁:因為藥廠生產這些藥物獲利微薄,自然就沒積極性生產。沒有利潤自然也就沒有資金投入更高端藥物的研發。而民眾買不到便宜藥,只能轉用價格更高的替代藥品,也加重患者的經濟負擔,這對於藥企和患者都是惡性循環。物美價廉藥品面對微薄利潤,廠家出於市場本能通常面臨兩個選擇:要麼淘汰,要麼改良。怎麼改良?全新包裝。可以說,每一次改良包裝,還要有巨額的宣傳等費用,促成藥價飆升。
  ■獻計獻策
  找藥廠定點生產
  代替“製劑室”
    百姓看病,需要物美價廉的藥品。可各方面又擔心利潤低,不合算,如何讓這些低價有效的藥品重回百姓視野?
    劉毅:針對這個現象,現在國家已經出台政策了,不再“以藥養醫”了。現在國家和醫院都在實行這個政策。但是正在進行階段,需要一個過程。真正的問題在哪?國家原來有一級站、二級站、三級站,就是國家有專門的物資儲備,儲備青黴素等基本藥物。現在國家不儲備低價又好使的藥了,完全市場化。像禽流感、非典,板藍根的價格一下起來了,過一陣就又下去了。國家要是有儲備的話,就不會有這樣的情況。一些大中型企業要利潤,民營企業更要利潤,低價藥進不去大醫院、只能去村屯醫院。我建議藥品生產、定價不能完全市場化。
    翟成:長春市醫院原來生產一種皮膚用藥,在他們醫院自己的製劑室里生產的,很有效也不貴。但是現在國家對醫院的製劑室要求條件非常高,然後就取締了,藥也消失了,非常遺憾。對於咱們長春市我覺得有一個好的辦法:醫生苦於無處買藥,醫院可以找藥廠定點生產,代替藥劑室。某個醫院研究出的這個方如果好用的話,可以委托哪個藥廠生產,這樣可以辦一個手續,減少中間環節,降低價格,老百姓受益,對好的方子延續也有益。
    陳忠仁:降低藥價對於降低財政支出負擔很有效,但是價格如果很低,藥廠也不會生產。需要在這兩方面找到平衡點。高價藥得降價,低價藥得扶持。站在政府的角度,應該放開低價藥的價格管理,讓便宜又有用的藥品重回市場,在市場自由競爭。如果政府希望把價格壓到非常低,不足部分政府可以考慮用一些稅收的優惠或補助費用使藥廠生存下來。
  ■實地踏查
  不少常用“低價藥”
  擺放在不顯眼的地方
    據一項對國內12個城市42家醫院臨床用藥情況的調查顯示:醫院的廉價藥缺口高達342種,其中130種藥在10元以下。長春目前市場如何?昨天,記者以購買老青黴素V鉀片為由,走訪了人民大街附近4家藥店。其中3家表示沒有。在紅旗街幾家藥店,情況大抵相似。在這些藥店中,沒有一家藥店推薦使用低價藥。一路走下來,記者在各家藥店里發現,像青黴素V鉀片、去痛片、牛黃解毒片等百姓常用的低價藥,大多都擺放在櫃臺的下層不顯眼的地方。在介紹藥品時,售貨員大都選擇高價藥介紹。
  ■業內聲音
  以藥養醫 同樣藥效
  醫生可能推薦高價藥
    對於低價藥的問題,昨天,記者採訪了曾在某地級市醫院擔任藥劑科主任15年的趙先生。
    “低價藥在醫院採購藥品的時候,有時直接就會被淘汰。打個比方醫院採購的藥品是200塊錢,加15%的提成賣給患者。醫院可以賺30塊錢。但是如果醫院採購的藥品降為100元,那醫院的收入就會降為15塊錢,利潤減少一半。”趙先生說。
    “但是,不可否認一些像維生素D物美價廉的低價藥確實是好東西。有時一些醫院自己的科室醫生、護士,自己看病或者家屬也著急用。”趙先生說,在以藥養醫的背景下,同樣藥效下,醫生可能會推薦高價藥。
  本報記者 邢程 實習生 劉思源  (原標題:那些好用的“低價藥”去哪兒了?)
創作者介紹

女錶

jx39jxryf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